泡水花梨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スポンサー広告 |

又是一年菊花黃...

突然很討厭fc2的計時...現在還是11月11日呢..
又到了少艾的忌日了...他離開也已經2年了阿。
雖然這一天已經快過去了可我還是想寫點什麽.
自從半花容死了之後我再一次萌上霹靂也是因爲這個人,劍蹤 刀1補劇補的相當happy,可是刀2 8~14這6集我逃避了將近2個月才看完....這個人,對朋友肝膽相照,隨性而豁達,喜歡美人,喜歡水煙和美酒,口頭禪是“哎呀呀”他經常好色而慕少艾,他谈笑风生,他淡看江湖,他医天下难医己伤,他为羽人逆天代死,他为阿九尽力换心,他为素还真顶起中原的局势,却从没有想过自己。一曲笑梦风尘,八方风雨止今宵…少艾,仙山安好。三炷香,一槲酒,一碟菱角一串風鈴祭少艾....

醉凡塵


笑夢風塵

慕少艾之死1

水晶湖畔,慕少艾正在拉琴
慕少艾:曾经看过红雪吗?那一天在落下孤灯,有一场红雪停住了我的脚步,我听见天地皆无红雪悲凉的颤音...。
--回忆画面--
慕少艾与羽人非獍初识,羽人杀了名不知名的人
慕少艾:刀者,方才的你,落了一场红雪。
羽人非獍:...
慕少艾瞥见崖边的药草,伸手摘取,却不甚滑落
慕少艾:终於找到了。
危急时羽人非獍伸手援救
慕少艾:哎呀呀。
上来之後
慕少艾:喂,药草我采到了,你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。
羽人非獍却转身离开
慕少艾:哎呀呀,恩公朋友兄弟稍等一下,呵呵...杀人的眼神你是一流的,骗人的本事我可是最高的。(原来慕少艾是故意的...)
慕少艾在落下孤灯等候羽人非獍
羽人回转,见到慕少艾又欲转身离开
慕少艾:喂,我等了你三个月,你老兄半句不说就要离开吗?
羽人非獍:你为什麼不走!?
慕少艾:你还没给我答案。
羽人非獍:我不需要朋友。
慕少艾:太晚了,来不及了,羽仔,我家阿九呀,每次讨不到糖吃的表情,就跟你方才说,你不需要朋友一样。
羽人非獍:别叫我羽仔。
----------
慕少艾:哈,琴身我替你修补好了,我将琴弦稍微作了调整,绷的太紧的琴弦,容易折断,羽仔,欢迎回来
鬼梁兵府
慕少艾:慕少艾求见府主。
守卫甲:慕少艾...
守卫乙:是你,哼!稍等。
守卫跟明镜秋霜报告
明镜秋霜:领他进入,不用通知府主。
守卫:是。
鬼梁守卫持棍挡住慕少艾
守卫丙:羽人枭獍的鹰犬还敢前来鬼梁兵府。
守卫丁:敢救走羽人枭獍活得不耐烦了。
守卫戊:你将羽人枭獍藏到何处?快说!
慕少艾:在下欲求见府主,请代为通传。
明镜秋霜:各位,何必为难一名小小药师?慕少艾,要见府主当然可以,但是鬼梁兵府有一个规矩,想见鬼梁府主,必需肉身通过百棍阵,不得运气抵挡,请你通过棍阵再见府主吧
守卫:没错没错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慕少艾之死2

守卫:小子你有这个狗胆吗?
慕少艾毫不畏惧的往前走去
忍让是为让苦主宣洩悲痛,不屈的脚步与眼神,竟也使加刑者不得不为之动容
明镜秋霜:好一名慕少艾,真是硬气。
守卫:想不到羽人枭獍也有这样令人佩服的朋友。
鬼梁天下:住手,住手,通通住手,你们这是做什麼?
慕少艾:呃...
明镜秋霜:府主。
鬼梁天下:你们,你们,可恶,你们真是败坏鬼梁兵府的颜面,坏吾鬼梁家的门风。
封千机:府主请息怒,众兄弟也是为了少主之仇,忿忿难平,久不能擒下凶手报仇,又屡屡有兄弟折损伤亡,见到关系者,难免心火浮动,一时行为失当,情有可原。
明镜秋霜:府主,慕少艾窝藏羽人枭獍,众兄弟恨不得能为少府主出一口气,甘愿领府主责罚无怨。
鬼梁天下:住口,都不用再说了,还不快去请大夫前来,慕少艾,我扶你到厅堂上暂歇吧!
慕少艾:府主,在下为羽人非獍赔罪而来,请府主网开一面。
鬼梁天下:慕少艾,羽人枭獍这般恶徒,值得你如此犠牲吗?
封千机:慕少艾,府主说的没错,羽人枭獍来自罪恶坑,杀戮成性,恶魔行径,你身为中原中流砥柱,为了维持你个人名誉,应该与他划清界限才是。
慕少艾:枭獍非獍,府主,请你念在忠烈王笏政,给羽人非獍一条赎罪的活路,在下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
鬼梁天下:慕少艾,我要的是羽人枭獍付出代价,非是你呀,如果他真正想赎罪,那就一命偿还吾儿一命。
慕少艾:府主...
鬼梁天下:不可能,你别再说了,我扶你到厅堂吧!
慕少艾跪下磕首
鬼梁天下:你--
封千机:府主...
鬼梁天下:嗯?好吧,慕少艾,你对羽人非獍的情义,确实使人佩服,老夫答应你,给他一个赌命的机会,只要他能出面接我一掌,我愿意冤仇化消。
慕少艾:明日子时,落下孤灯,一掌了结仇怨。
鬼梁天下:我相信他有面对的气魄,明日如果再有人插手这掌,那麼今天的约定作废,老夫誓用馀生追杀他羽人枭獍。
慕少艾:一命换还,绝不会有人插手,请了。
鬼梁天下:慕少艾暂等,让我为你延医。
慕少艾:多谢,不用了。
明镜秋霜:府主,让属下率兵到落下孤灯埋伏。
鬼梁天下:君子信诺,一掌之约,明日老夫单独前往。
明镜秋霜:这...属下以为不妥,如果羽人枭獍真的幸运不死...
封千机:放心,府主若没十足的把握报仇,也不会轻易答应。
鬼梁天下:羽人枭獍绝对挡不住我的一掌,如果他挡住了,那便是天意,明日老夫定要以仇人之血,血祭吾儿!
出兵府後
申屠东流:慕药师,鬼梁府主怎麼说?
慕少艾:尚无定论,让你辛苦了。
申屠东流:无妨。
慕少艾:嗯。
申屠东流:嗯...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慕少艾之死3

慕少艾回到水晶湖边
慕少艾:少时听琴楼台上,引觞歌啸眷疏狂,不信江湖催人老,皇图笑谈逐尘浪。羽仔,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?我想,明明是很动听的乐声,为什麼这麼悲伤,明明是不知比我年轻几岁的小鬼,为什麼看起来这麼忧愁,不快乐。
慕少艾倒了些药,餵羽人喝下
慕少艾:羽仔,认识你这麼久,我还是只看见你的不快乐,羽仔,睡吧,等你醒过来,咱们再来商量,如果有一天你遇到...哈,个人有个人的造化,哪里又管得了这麼多?暂别了。
朱痕住处...慕少艾冒雨前来
朱痕:今日的风雨,一醉合味。
慕少艾:我想保留今日的清醒。
室内...
朱痕:离开,是表示他找到想走的路。
慕少艾:断的乾乾净净,至此,我也别无牵挂了。
朱痕:要追上他的脚步还不迟。
慕少艾:朱痕,帮我做一件事。
落下孤灯内,伪装成羽人的慕少艾正在回想
伪羽人(慕少艾):很久以前,有一个人站在风雪外问过,看出风雪,看见了什麼?很久以後,我知道这个人已经不需要答案。
少艾拉著胡琴,等待鬼梁天下前来
鬼梁天下:羽人枭獍,敢依约前来,你的气魄值得钦佩,你有任何心愿未了吗?
慕少艾:...
鬼梁天下:血债血偿,你转过身来,亲眼看著这段仇怨了结。
慕少艾依言转身
鬼梁天下:呀~
一掌啸动撼天威,孤灯折羽落魂飞
鬼梁天下一掌击出,慕少艾血飞溅四散,脸上面具落下
-----
慕少艾正在画妆
慕少艾:哈,原来这张脸真正笑起来是这种模样,可惜没机会和本尊比较罗~
-----
慕少艾倒落雪地之中
鬼梁天下见状立刻飞奔过去
鬼梁天下:慕少艾啊!
银丝流泻,融入雪色一片,非颜非真
血化映照出岁月留迹的脸容,是慕少艾惯常轻笑的唇办微挑
满是平和,满是欣慰
鬼梁天下:不对,不对,不应该是你,不应该是你啊...
慕少艾:一命偿还,仇恨终止,戡魔之刀已死,答应我,切记。
鬼梁天下:我不要你的命,我要的不是你的命,水晶湖,对,水晶湖,你撑住,你撑住,我一定会救你。
鬼梁天下往水晶湖
错杀无辜,满怀悔痛化作奔雷星电的身影疾驰,一心只愿挽回悲剧
鬼梁天下:你不能死,你不能死,我绝不能让你死...
而此时水晶湖边...
残林之主:是他来了。
泊寒波:号昆仑,嗯。
天空中出现一道太极形气流,号昆仑降下
号昆仑: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,壁力千仞,无欲则刚。
只见号昆仑左足微动,画出太极图
双掌运使,正是玄门正宗
号昆仑:呀~
左右开引济柔刚,太极造化生阴阳,阴阳运纳千万象,妙数乾坤十指藏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慕少艾之死4

最後一眼,留住的是挚友安然的欣悦
茫然一眼,反应是仇恨无期的颓丧
残林之主把脉,慕少艾已死,十分难过流下泪来
泊寒波:慕少艾...慕少艾,你为什麼这麼傻,你为什麼这麼傻,你的戡魔大计呢?你说要为我的小妹做媒证呢,你跟阿九的风铃店呢?你这样死你会甘愿吗?你看,你看,号昆仑来医治羽仔了,羽仔马上就会痊愈,你醒过来看啊,你醒过来讲话啊,醒过来讲话啊...
悲鸣切切,沈睡的人只是如不闻的平静,倦不涉江湖风雨,梦不知人间情仇
泊寒波捡起信
鬼梁天下:号昆仑...号昆仑...连你也来了,连你也来了...哈,哈哈哈哈...
号昆仑拍拍鬼梁天下的肩膀
泊寒波:老友...
鬼梁天下走入水晶湖
鬼梁天下:我只想亲眼一见,一见在水晶湖的羽人非獍。
残林之主:你看吧。
鬼梁天下拨开隐身衣
鬼梁天下:羽人非獍,这麼多人为你,你确实值得了,慕少艾的遗愿我会遵守,羽人非獍已死,宇儿的仇到此终止,终止了...
残林之主:好友,你的苦众人皆明白,让你万分委曲了。
鬼梁天下:鼎炉分峰也没什麼意义了,请吧。
残林之主:成也是哀,败,也是哀。
泊寒波:最後一段路,你我陪他走吧。
情仇皆已落幕了,只剩下水晶湖中沈静安然的身影,不知生离之愁,不知死别之痛
泊寒波抱著慕少艾屍体,放入船内,残林之主将船上蜡烛点著
慕少艾(信的内容):林主泊兄,约定信诺与朋友情义,势不能两全,慕少艾选择全尽朋友之情
残林之主手一推,船随波漂流而去
慕少艾:传开戡魔之刀死讯,後续戡魔之计,望请两位尽力周全。
残林之主:八方江雨,红尘一梦,药师,你信中所交待戡魔之事,我们会尽力完成。
船棺逐渐烧化
朱痕住处,下著雨,朱痕在屋内抚著琴
朱痕:山缈缈,云潇潇,八方风雨止今宵。
朱痕将弦拨断了一根
朱痕:懂筝的人不在,也不需要筝弦了。
雪地之中,阿九扬手一掌,雪地裂出一缝,现出一剑
阿九:杀人是一种艺术,看的是技巧与天份。
海水逐渐将船棺烟没
泊寒波:散播羽人之死,跟神刀安置在残林的消息,就交待我,请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未分類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 |
<<精品!53个css不可或缺技巧 | HOME | 光棍節!!就來紀念下被各位小姐給抛棄的逆吧[下]>>

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


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| HOME |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